Friday, 22 February 2008

the show must go on

逝者已去,活著的人雖然只能靠記憶來繼續維持生活,去回憶和懷念過去的點滴。
但是只有堅強地裝作若無其事,繼續生活。
無照跳,馬照跑,不代表我不繼續愛著我已經過身的祖母。
事實是,就算我依然活在悲傷當中,亦不能叫人看出來。
沒有人會給予如此多的同情。
我們的念頭都是忽閃而過的。
所以,有些事情,一個人躲起來,慢慢地難過就好了。
不必攤開來天天講,日日唱,勞己亦累人。
大家出來做事已經很大壓力,所以無謂再雪上加霜。
做人識趣,比名貴禮物贈與朋友更加讓人感激。
比如知道何時收聲,何時應該緩解氣氛講個笑話,何時應該默默地暗中幫助,何時應該瞓身支持,極度力撐……
如果遇到會在適當時刻懂得收聲或者借個手巾給你抹淚的。
那我覺得,已經要劏豬還神了。


另:再次感激mad dog和lu的慰問。謝謝!

2 comments:

mad dog said...

it takes time to grief. just take a little step a day. :)

CR said...

thank you. ({) these things do take time. sigh...