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22 June 2009

關於成長

M看完了《二十四城記》,問我最喜歡哪篇。
我喜歡落寂又要強的「小花」;喜歡到處打架,女朋友隔著鐵絲網喂冰棒,分手之後,留著幸子頭的她頭也不回地走了,事隔廿年,和老婆一起追當年的日劇的中年男子;也喜歡那個做了買手的女孩的故事。
最記得她說很久沒回家了,躺在自己的床上,忽然覺得自己長大了,懂得心疼爸媽了。

作為獨女,無選擇餘地,我即是父母眼中的蘋果。
有時候霸道慣了,一切覺得理所應當。
放出來遊學,也覺得是自己爭取來的,沒想過他們可以拒絕。
所以一路也是獨立自主,只求證明自己沒有做錯選擇。
也不向他們訴苦,仿似要堅強到底似的。
不知道究竟是做給誰看的。
現在回看確實任性。

一直够自立,所以不怎覺得自己幼稚。
長大似乎是一夜之間的事情。
年年暑假都回家休假,也不覺得有甚麼好牽記的,每天只掛住呼朋喚友出街玩。
回來返學的時候除了不捨一班友人之外也因為終於沒人管而有些興奮。
直到那一次在機場。

平常,我是不回頭望的,終於可以擺脫囉嗦的父母回到自由的懷抱,我開心都來不及。
當然,我也很不習慣那種不瀟灑的分別方式。
地球統共才這麼大,十幾個小時長途機又可以團聚的了,何必這樣依依不捨。

那天鬼使神差,邁出五十米開外,我回頭望了一眼。
爸爸媽媽還在原地,神情有些寂寥。
記憶當中爸爸一頭烏黑的頭髮竟然灰白了。
媽媽倚在他膊頭不停拭淚。
健碩的爸爸忽見瘦了,每天在一起竟也不覺。
爸爸挽住媽媽的手,輕輕拍了幾下。
眼神有點黯淡。
見我回頭,兩人拼命地揮手,生怕我看不見他們。

我心突然一沈,鼻子一酸,眼淚噗嗤噗嗤地掉下來。
我也揮揮手,示意我趕住要走,擠出一個笑容。
擰轉面,眼淚更停不下來。
我那記憶當中年輕端正英武神氣的父親竟然頭髮灰白,身子瘦削了。
有些不捨得女兒,卻又不願意表達出來。

就是那一回頭,我也忽地長大了。
懂得心疼他們,懂得孝順他們。
哪怕有時候,只是靜靜地坐在一起看書喝茶也是一種福份。

4 comments:

michelle said...

"終於可以擺脫囉嗦的父母回到自由的懷抱",的確,那個少年沒有過這樣的想法?
也有過突然發現父母蒼老的經驗,是令人鼻酸的。

cr said...

Michelle: (hugs) 對。現在已經變成我的軟肋了。覺得不能經常陪他們很內疚。

Anonymous said...

许老师都说了真正爱一个人会有亏欠感。儿童除了天生的依赖和需索,其实并不懂得爱人。成年之后,才发现爱和尊重并不是天性。要逐渐地才能得到它。

cr said...

Anonymous@7.10: 我不同意許老師的觀點,愛和尊重爲何不可是天性?我以為這些都是與生俱來的,只不過後天受家庭和社會教育而得以鞏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