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2 March 2008

唯 一

如果下半世只能著一個牌子的衫,你選什麽?
很棘手的問題吧?
於是,你打開衣櫃的門。
左翻翻,右望望。
全部都喜歡,全部都是極品,怎麽會捨得放棄其中任何的一件?!
不同的顔色,不同的款色,不同的質料,不同的配襯,不同的場合。
沒有理由一世只穿一個牌子的呀。
極簡主義的心頭好中除了那件現在正在牆壁上挂著風乾的jil sander黑色cardigan,還有雖然是pret-a-porter卻剪裁fit到爆的連身長袖呢裙。
有浪漫主義色彩,帶著活潑俏皮的anne-valerie hash大蝴蝶結無袖恤衫,買的時候因爲掉了一顆紐扣,所以和老闆娘成了相識。
有結構主義的必備ann demeulemeester,件件都那麽黑,卻件件都精彩。
那個扭在一起不懂得如何構思出來,可以穿得像個hoodie,卻亦可以穿得很華美的圓形的不懂得怎麽描述的衫。
這個奇妙的比利時師奶到底是從哪裡尋來的靈感,如此之奧妙卻又讓人甘心情願地將人工大把大把地送到時裝店的收銀機裡的呢?
好吧,我輸了。
如果什麽都不可以再選,我就一世都要穿ann的衫。
我不懂patti smith,不懂搖滾精神,不懂結構主義,但是我愛ann的黑。
不選穿jil sander是因爲我覺得那是給仙女穿的衣服。
簡單乾淨到了如斯程度,只有不食人間煙火擁有仙女氣質的人才可以將那衣服撐起來。
許多年前的campaigne裡,elise crombez做到了。
另則因爲jil已經隱居於德國漢堡,與她那擁有男人名字的女友過起了「只羡鴛鴦不羡仙的生活」。
不過必須承認,接盤的raf simons延續了jil姐的精髓並將其發揚光大,比賣給prada集團期間接手的那位(些)認真醒目無數倍!
而anne-valerie hash的衫,則是需要充滿優雅氣質、皮膚如瓷般光滑潔致的女子方可以將其本身演繹出來。
你和我,都知道,這些雖然可以保持,但是畢竟不會一世。
年屆不惑仍然如此著裝的人不是沒有,但不會是你或者我,因爲我們皆不是每日起身,梳妝之後走去高級商場購物或者高級酒店下午茶的人。
而需要抛頭露面出外打拼的人,是不會有機會穿著如此精致的。
本來還想過yohji yamamoto (山本耀司)的,可是你們也知道,如此貼身的合適剪裁,恐怕未必能夠持久一世。
有時候不是我們不想,而是我們做不到。
但是如果是ann,我則完全沒有顧慮。
雖然她的衣服需要一個高且瘦的人才能撐起來。
但是我和Z小姐的經驗來看,不完全對,也沒有錯。
我們都不是身高六尺的模特,卻也穿得不亦樂乎。
她的衣服玩味也重,但沒有rei kawakubo (川久保 玲)那樣誇張。
ann專心做她的衣服以及配飾,沒有玲姐那樣推出12個line,辦雜誌,開遊擊店這麽廣泛豐富和有趣。
但僅僅是她那種coolness,我覺得就已經足以殺死無數我和Z小姐這樣的人。
我們不是要打扮得花枝招展在街頭讓人矚目的,我們穿衣服,只是表達一種精神,一種個人態度而已。
有時候,僅僅是不想太貼合「潮流」。
前面提到的幾個大師固然也是領軍者,但是我還是選擇這個住在le corbusier屋子裡的師奶,就是因爲她有點那種不死的搖滾精神。
那種我也解釋不清楚的搖滾精神。

style italia

style italia style italia

style italia style italia style italia style italia

2 comments:

lu said...

哇,讓你們去比利時的話,肯定拿鏟也鏟不走你們!

CR said...

係架,不要說比利時,就是去了香港也很難趕我們走呀!
X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