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24 March 2010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特能理解就快要離婚的人的感受。
一方面,因為長期遭受精神折磨,人不似人,垂頭喪氣的,拉長個臉。
另一方面,卻因為知道即將迎來新生,偶爾在嘴角露出一絲得意,死壞死壞的。

「離婚不一定是因為有第三者。
可能純粹出於性格不合。」
原來覺得這個想法挺荒謬的。
現在想想,還是自己幼稚。

我和羊國的感情算是已經徹底破裂了。
我對他的事情不聞不問已經許多年。
當初也不知道究竟有沒有感情,無端端地就在一起了。
完全是出於互相需要。
現在好了,一場交易做完。
互不拖欠。

那是一種在比墨還黑的暗夜當中,期待見到黎明的第一縷金線的興奮。
那種興奮,讓你覺得哪怕第二天是下雨,甚至來沙塵暴,都不打緊。
只要能夠擺脫這黑夜的魔爪,迎來第二天,都是好的,值得期待的。

2 comments:

RandomCoil said...

That is exactly what "逃" is about...

just can't stand it any longer...

cr said...

like prison break.